当前位置: 首页  人文视野  人文教育论坛

为考试事敬告全国学子

作者:陶行知  来源:转载《陶行知教育文集》  发布时间:2009-06-05

为考试事敬告全国学子(5月)

陶行知
 
  口诵心维,日就月将。一学期之韶光,行且风驰电掣过去矣!今者暑假伊边,吾人对于此将至未至之考期,其观念果何如乎?大概勤生多主乐观,惰生多主悲观。彼勤生兢兢业业,一日读一日之书,一时学一时之业;平日不虚度分阴,至考则不待楮墨,已有左券之操。更逆计前列之荣,师友之鉴赏,父母之宠幸,怡然意满,安得不乐乎?惰者则异是,平日惟宴安是娱,逸豫是耽。光阴宜宝贵也,而等于闲度;学业宜精思也,而苟于涉猎。至考则有落第之虞,更逆知点额之辱,师友之藐视,父母之责备,溯往自伤,而往者不可追,嗒然若失, 又安得不悲乎?
  然此二者,不足以尽将考时学子之态度也。夫畏辱思荣,荣益求荣,人之情也。彼惰者之自悲,吾无间焉。所惧者,彼既以情而荒业,复不愿自居下风,谓美名可以幸邀,令誉可以幸取。因畏辱心而生侥幸心,复因侥幸心而生语诈心者,比比然也。彼勤者之有荣,吾之悦也。所惧者,溺于虚名,不自满足,自量才智不如人,犹殖思竭虑,求有以达其冠军之目的。始于一念之贪,终于欺诈之行,此又学子考试时通常之态度也。
  噫!两军对垒而阴谋用,五洲互市而狡计生,考试之时有试探焉!试探维何 ? 夹带也,枪替也。稍敛形迹者,则剽窃焉,耳语焉,其为名虽繁,其为欺则一。而所以陷溺之者, 则不出畏、贪之二念。试言其害:
  (一)欺亲师
  事亲莫大于孝,事师莫大于敬。不孝不敬,莫大于欺。考以舞弊而前列,终非庐山真面目。师不及察,给以优分,是师见欺矣。考卷寄家,亲不及辨,以为是真吾儿之英隽,是亲见欺矣。欺师不敬,欺亲不孝,不孝不敬,是为败德。败德之人,不得志害身家,得志害天下。自来滔天罪恶,盖有始于此者矣。
  (二)自欺
  彼舞弊者,果得售其术耶?吾以为能欺父母,能欺师傅,而不能欺同学。彼不肖之流,固相与朋比为奸,而自洁之士,必贱其行,必耻与伍。常见弄术者,考试未完,人言已藉藉而不堪入耳。彼固欲假此以邀前列,不知及因此而遭同学之鄙弃,召同学之藐视。将以求荣,适以受辱;将以欺人,适以欺己:其愚亦已甚矣。
  (三)违校章
  行欺禁令,载在章程。学校之章程,学校之法律也。违背学校章程而行欺,是藐视学校之法律也,是违背学校之法律也,是以学生而为犯人也。学生将以正入者也,己不自正而欲正人,可乎?学生将以治入者也,己不自治而欲治人,可乎?学生将以引人服从法律者也,已不服从而令人服从,可乎?学生之位置,最高贵之位置也;学生之前程,最远大之前程也。以尊荣之学生,而行同偷窃,甘以身试法,不独行为不轨,亦且太自轻其身份矣。
  (四)辱国体
  其在专门大学中,教员有外人,学生有外人。吾华生之一举一止,一言一行,莫不为彼邦人士所注意。倘不慎而所安、所由、所以 , 皆未能出于诚,则彼外人行将以一斑而概全豹,谩谓吾“中华之大病在于不诚”。则诸君有何面目对此大好山川乎?吾之为此言,非欲诸君之媚外也。吾辈既示为共和之国民,则不可不有共和之精神。共和之精神维何?自由而已!西谚曰:“惟真诚为能令国民自由。”言行真诚,以保守扩张此铁且换来之自由,使外人对于中华民国皆存爱敬心,不起轻慢心,则吾人所当黾勉者矣!不此之务,而惟欺诈是尚,则不徒召外人之藐视,亦且失其共和国民之精神矣。
  (五)害子孙
  舞弊者,岂仅一己行欺而已哉?其影响且及子子孙矣。生人之一举一动,皆印于神经系内,浅者霎时即没,深者历世不移,遗传而成本能。故父母惯于行欺,其恶根性之于子女,与生俱传。及长,子女可以不学而能欺。且孩童最易受影响入者也,父母之言行举动,子女多于不知不觉中被其激触,效而尤之。今日之学子,即他年之父母也;为学子而行欺,是不啻引将 来子女之行欺矣。可不惧哉!
  曰欺亲师,曰自欺,曰违校章,曰辱国,曰害子孙:考试舞弊之五恶德也。文文山曰:“读圣贤书,所学何事?”学欺亲师耶?学自欺耶?学违校章耶?学辱国耶?学害子孙耶?毋亦不大背圣贤之道,而违其莘莘求孟之初心也。闻之“道德为本,智勇为用”。欲载岳岳千仍之气概,必先具谡谡松风之德操;欲运落落雪鹤之精神,必先养皑皑冰雪之心志。德也者,所以使吾人身体擦干中道,知识不致偏(奇者也。身体筷子正道,而后乃能行其学识,以造入我之幸福;学识不致偏倚,而后乃能指挥身体,以负天降之大任。道德不立,智勇乃乖。故有勇无德,楚项羽所以有咳下之围;有才无道,盆成括所以有杀身之祸;智勇兼备而无德,拿破仑所以有拘囚之恨。世顾有无德而能善其终者乎?吾辈学子可以深长思矣!
  且吾人今日盖莫不以爱国爱人自任矣。对于吞赃纳贿,则重斥之;对于任用私人,则誓议之;对于运动位置,则鄙弃之。吾嘉其志,吾佩其言,然爱国者必遵守法律。今日不服从学校之法律,安望其他日服从国家之法律乎?爱人者,必推亲及疏。今日师傅之呢而欺之,父母之亲而欺之,己身之切而又欺之,安望其他日之能爱人乎?孔子曰:“君子素其位而行。”(Perform your duty where you are.) 今日之责不尽,安望其将来之尽责乎?况彼贪官污吏,其成也非一朝一夕之故。始于天性遗传之不良,继之以家庭教育之不良,继之以塾师教育之不良,终而入世,又复浮沉于不良之政府、社会中,习与性成,斯一举手而蠢国殃民。甚矣,始之不可不慎也!为学生而可求人枪替,为官亦可以金钱运动位置;为学生而为人枪替,为官亦可任用私九;为学生而夹带,而剽窃,而耳语,为官亦可吞赃纳贿。何则?履霜坚冰,其所由来也渐耳。故欲他日爱国爱人,必自今日不欺始。欺人欺己而自谓爱国爱人者,假爱也。亲且不爱,遑论乎疏?己且不自爱,遑论乎推己而爱人?
  观彼行欺者流,民支窃狗偷,畏首畏尾。未考之先,藏之惟恐不密;当考之时,袭之惟恐不速;既考之后,虑之惟恐不远。其用心殆可谓劳矣,而其结果乃如是之恶,则人亦何乐而为此?无如世道凌夷,俗尚欺诈,各校规则复未能严紧,加之教员多以得学生欢心,为保全位置计,见若不见,闻若不闻,弗敢穷究 ,驯致中人以下皆未免逐浪浮沉,习以为常,恬不为怪。不思其行为之鄙陋,反矜其运技之神速。噫!斯风不振,教育之前途何堪设想?敢以孔圣之言进告吾所敬爱之学子:“过则勿惮改。”失之于前,改之子后,不失为颜回,不失为周处。若其徘徊歧路,不改前衍, 则正邪不两立,清浊不同流。吾所敬爱之学子中,不乏洁身自好之士。所望毋惮权势,毋徇私情,择善而行,见义而为。大声疾呼币忠告之, 耳提面命而规谏之;忠告规谏之不从,割席与绝之;割席之不悛, 呜鼓而攻之:必达肃清之目的而后已。诸君,诸君!今日不能止同学之欺行,安望他日除国家之碑政,革社会之恶俗乎?挽狂澜而息颓风,是所望于诸君之力行。
注释:
  ①文文山即文天祥。
  ②项羽即项籍。
  ③颜回即颜渊。
  ④割席管宁(158-241)少时,与华散(157-231)同席读书,有来轩冕过门者,散废书往观,宁与割席分庄 , 两人从此断交。
  ⑤鸣鼓而攻之见《论语•先进》,即声其罪而贵之。